在大众的认知里,从 “从天而降” 到 “风口浪尖”,从小范围的狂欢到大范围的应用尝试,从泡沫到理性,从被质疑到被真正认识,区块链在几年时间内完成多种角色转换。

据新华社报道,今年 10 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,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,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。

这一则消息更是为了区块链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动力。不过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在政策和市场机会的驱动下,区块链的发展究竟该如何更上一层楼?在首届中新区块链产业创新发展研讨会上,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 (SUSS) 金融技术与区块链教授、BlockAsset Ventures 风险投资公司联合创始人李国权分享了自己的见解。

“现在,在中国有一个好的现象:大家都觉得机会来了,都愿意参与。但问题是需要分清投资和投机。” 他首先谈到区块链这次新的机会下需要警惕的 “陷阱”,即投机。显然,这个问题很容易让此前区块链口碑负面的历史重演。“大家一起融入的同时也容易出现泡沫的情况,但我已经看到监管在打击投机性机构跟项目,整个局已经布得非常好了,往正确的何前进。” 李国权认为监管在不断的加强,也促使了整个行业大环境往健康的方向发展。不过,他认为,中国这方面的工作还需要继续做下去,因为中国人口数量大,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教育市场。

谈及对于区块链发展的理解,李国权表示,AI(大数据+计算力)可以是生产力,区块链是生产关系,如要实现高效的生产关系,需是区块链帐本、通证、激励机制、智能合约、其他适当的趋中心化(第二层和第三层技术、分片、闪电、子链等)、隐私保护技术、跨术(跨文化、跨境、跨监管、跨链、跨技术)的融合。

其中,李国权强调 “跨术”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方法论。“区块链没有一个统一标准,一个系统在一个没有中心的链上运作,没有标准就很难跨链,所以大家都是在想尽办法解决。” 李国权表示,当跨链问题解决了之后,区块链才能变成真正的底层技术,各种应用才能更好的运作起来。“区块链最终的模式就是分布式的资产共享和隐私保护,这个是最重要的两点。”

此外,目前区块链比较成功的实际是在支付领域,如果想要走向应用的话,必须要有通证以及与其他技术如 AI、VR/AR、IOT 等相结合。即,除了跨链,区块链还要跨技术。如果需要走向国际化,区块链企业也需要跨文化、跨法规(监管)。“跨法规并不代表是犯法,而是可以在不同的环境下不受到很大的阻碍,发展对公众有好处的一些行业。” 他解释道。

除了对区块链行业企业的发展方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作为一个区块链投资人,李国权也对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进行了分析,以及透露了自己的投资思路。

“区块链领域很难以传统的 VC 方式进行融资。” 他解释道,市场上可见的是,很多区块链企业是政府或非政府组织在做投资,而不是 VC。“一般 VC 在投新兴科技时,典型打法是投项目,而不是建生态圈,且需要短期内看到效益。所以他们如果投区块链,还要搭桥建梯,然而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可能价值不大,但没有又过不了河。” 李国权说。投资区块链,就是在解决现有政府与企业无法解决的问题,通过建生态圈,把实体经济完善化。最有价值与效应的是分布式信任与隐私保护。"一带一路"加"一网一融"的生态系统,才能真正解决普通金融的问题,促进全球经济持续发展。

“不能用旧的投资方式去看区块链,因为它走的路比较遥远。” 李国权表示,这些因素也让市场上的区块链投资面临着瓶颈:如何让那些真正为实体经济做贡献的区块链企业找到资金。他认为,这就需要政府的监管:打击投机,鼓励投资。

此外,他预测将来的投资方式是通过区块链把投资平民化,把人民所需要的消费与资产通证化,形成一个共享资产的经济)。现在所看到的是 “100 块也可以投资区块链。或许最后投资了 100 间公司,但只有两个公司成功,但他们可能会给你 100 倍的回报,也可能完全没收益。” 但将来所有人民都可能拥有 100 不同类生活所需的日常区块链产品与服务,形成真正的共享资产经济。

作为投资者,具体如何挑选或者判定有未来的区块链项目,李国权分享了自己的投资 “秘诀”。

他表示,区块链的属性是 3C 和 6D,即:3C 是 Community(社区精神)、Compassion(恻隐之心)亦是 Inclusion(普惠)、Creativity(创造精神);6D 是 Digitalisation(数字化)、Disintermediation(去中介化)、Democratisation(平民化)、Decentralisation(非中心化)、Diminishing(自我弱化)、Data Privacy(数据隐私)。对于一个区块链的解读,即可以从这几方面来看。

其中,关于 3C 的属性,李教授用一个例子来说明,如:一个项目是靠社区发起的,它实际上是对人民产生积极意义,而且实际上扩大性较大,低利润率,再加上创新的能力强,在法规方面会很容易合规,这个项目也容易做成规模经济,取得很大的益处。这也是李国权认为的好项目的商业模式设计原则—LASIC 原则:低利润率、轻资产、上规模、能创新、易合规。

“从这几个角度(3C 和 6D)去看,其实和现有的平台经济很相似,只是平台经济是共享服务,并没有共享资产。如果没有做到共享资产的话,社会是不稳定的,也不容易合规。” 李国权表示:“以物易物是将来的经济趋势,所以投资的时候也要从分布式的角度去看,减少垄断市场与提高隐私保护的情况出现。”